首页 >> 留学人员风采

总会有下一座山峦

作者:秦悦民

2016-6-23 14:21:15

  编者按:

  3月30日,堪称是中国律师行业官方最高荣誉——“全国优秀律师”揭晓,从全国2.4万多家律师事务所、29.7万名律师中挑选而出的200名优秀律师获此殊荣,在上海获此殊荣的12位律师中,就有我们熟悉的秦悦民学长。

  秦悦民律师自1990年起执业,现任通力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上海国际仲裁中心仲裁员,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多家高校兼职教授。2003年,被评为“上海市优秀青年律师”。2006年,被《亚洲法律杂志》评为“中国最热门25名律师”。2015年,被评为“东方大律师”“全国优秀律师”。

  复旦求学 三所起步

  成为一名金融律师,是我高中时代就树立的人生理想。1986年高中毕业前夕,复旦大学招生办公室的李老师来到我的母校华东师大二附中做宣讲,从他那里我得知复旦法律系将从1986年起增设“国际经济法”这一本科专业,目标是培养“懂法律、懂经济、懂外语”的三懂人才。高考结束后,上海几乎所有的高校都派出教师在人民广场设点接待考生的咨询。我很幸运地在那里见到了时任复旦法律系主任的董世忠教授。董教授热情地鼓励我报考。次月发榜,我如愿成为复旦法律系国际经济法专业的第一批本科学生。

  大三那年,我担任学生社团法学社的论坛部部长。在履行职务期间,我邀请了多名大律师来学校开设讲座。记得先后邀请来的有郑传本律师、傅玄杰律师、邵瑞兴律师和鲍培伦律师等。从1990年的那个寒假开始,我在上海市对外经济律师事务所(也称“上海市第三律师事务所”,简称“三所”)实习。毕业前,我有幸被“三所”录用。

  四年里,我承办了多起B种股票发行和上市、马鞍山钢铁沪港两地分别公开发行股票及上市、多笔国际银团贷款等当时的市场前沿业务,也承办了几十件刑事、民事、商事、海事诉讼案件,得到了蒋鸿礼律师、邵瑞兴律师、吕国耀律师、王一鸣律师等多位前辈律师的悉心指点。

  英国进修 共创通力

  1997年6月至1998年6月间,受司法部选派,我参加中国青年律师赴英进修项目。其间,在伦敦大学东方学院学习英国法,并在年利达律师事务所及Brick Court Chambers进修。这一段海外学习实践的经历,让我受益匪浅,为日后更专业地从事跨境金融法律实务开拓了眼界、增强了技能、提升了自信。

  1998年6月回国后,我便投身于通力律师事务所的创建。18年来,经过数百同仁的共同努力,这个所已经成长为一家在银行金融、资本市场、收购兼并、资产管理、争议解决等领域广受赞誉的中国律师事务所,两次获得“上海市优秀律师事务所”称号,并于2011年获得“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称号。

  众多项目 市场首例

  在“通力所”的18年,我有幸承办了多起市场“第一例”的项目或案件,见证着中国金融市场的对外开放与转型。

  2001年,我作为上海银行的律师参与上海银行引进汇丰银行及上海商业银行股权投资的项目,这是境外商业银行投资中资商业银行的第一例;2002年,我参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引进花旗银行股权投资项目,这是境外投资者投资中国上市金融机构的第一例;2010年,我帮助北京银行设立了我国第一家消费金融公司——北银消费金融公司。

  在资产管理领域,我先后为华安基金发起并管理的我国第一只开放式基金、第一只指数型基金、第一只货币市场基金和第一只联接基金提供法律服务。此外,我国第一个信托公司QDII产品、国内第一个信托公司TOT产品、香港市场第一只上市的投资中国A股的基金、全球第一个公募的中国QFII基金等市场首例的产品,我也有幸参与。

  艰苦讼战 尽心竭力

  最具挑战的,当属2008年9月至2011年11月间,我作为原告律师代理华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诉雷曼兄弟欧洲(国际)公司金融衍生品合作纠纷一案。该案中,原告华安基金发起并设立了国内首只QDII基金产品——华安国际配置基金,被告雷曼欧洲是华安基金聘请的境外投资顾问。美国当地时间2008年9月15日凌晨,雷曼兄弟控股公司宣布申请破产保护,雷曼欧洲也宣布进入破产管理程序。由于华安国际配置基金用一半的资产购买了雷曼集团旗下一家公司发行的无担保零息票据,基金资产处于严重的危险状态。当时,华安国际配置基金的投资者共有8721人,其中8714人是个人投资者。

  经过紧张、艰苦的研究论证,我和同事作为华安基金的代理人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递交了针对雷曼欧洲的民事起诉状,并申请冻结雷曼欧洲共计9640万美元的财产。该案涉及场外金融衍生品、香港合同法、英国侵权法、中国的QFII和QDII制度、英国的金融监管制度、中国的冲突法等一系列复杂的金融、金融监管和法律问题,诉讼过程非常艰苦。我聘请了英国银行专家、金融监管专家、御用大律师以及香港律师作为专家证人,出具十多份专家意见。经过3年多时间的不懈努力,案件终以调解方式圆满解决,投资者的损失基本得到弥补。

  对我来说,能够运用自己在境外留学时学到的知识和技能,为境内的投资者和金融机构在跨境维权案中讨回公道,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学无止境 继续攀登

  记得英国大法官丹宁勋爵曾经说过:“要成为一名好律师,必须使自己的学识面尽可能的广,要尽可能多学些东西,多掌握些知识。”我相信一名优秀的律师应该是一个热爱学习、善于学习、勤于学习的人。

  做好一名金融律师,光有法律知识是不够的。当今社会,金融技术的更新和金融市场的发展日新月异,市场和客户对金融律师的要求不再局限于传统项目中的常规服务,对于能够为复杂金融交易和疑难金融争议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和律师团队的需求日益增大。于是,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利用业余时间在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金融系深造,拿到了经济学硕士学位,还全科通过了注册会计师考试,成为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的会员。2014年起,我又成为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即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的金融EMBA学员。

  服务社会 有所担当

  我认为,资深律师应该充分利用他们在执业活动中获得的经验和技能,在律师执业这个舞台以外为“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的建设做出多方面的贡献。

  近年来,我积极参加法律、法规的制定和修改工作。我曾受中国证监会、中国证券业协会的邀请数次参加《证券投资基金法》的修订会议,为这部法律的修改提出意见。我深感欣慰的是,关于基金持有人大会制度的优化等建议最终被立法机关采纳。2008-2011年间,我兼任上海市律师协会银行金融法律研究会主任,在此期间,受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及上海市金融办的邀请,多次参加《上海市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条例》的讨论会,我的数条建议也最终为立法机关所采纳。

  我几乎每年都会抽出时间去多家高校给法学院和金融学院的学生讲授金融法律实务课程,近年来也多次受上海律师学院的邀请给新律师培训班的学员授课,每一次的讲授都让我有所收获,此之谓教学相长。

  在上海两家仲裁机构担任仲裁员的工作也让我的生活更加充实。尤其担任首席仲裁员时,如果调解无果需要写裁决书是一件蛮有压力的事情,所谓落笔千钧重。但是想到能够作为一名裁判者参与商事争议的定分止争,还是挺有成就感的。

  “总会有下一座山峦”。身逢中国金融业对内深化改革和对外开放的大环境,以及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中国(上海)自由贸易区的难得机遇,我将一如既往地奋战在金融法律服务的第一线,努力书写好新的篇章,以无愧于这个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