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学人 >> 每期杂志 >> 2017 >> 2017年-03期

【人物肖像】方世聪:浓墨重彩背后的东方冥想

作者:陈美玲

2017/6/15 15:44:21

  标准的鸭舌帽,泛白的络腮胡,灰黑色的围巾和深色系的外套。眼前的这位先生,举手投足间既有西方的绅士风范,又兼有东方的古典神韵。他就是我们身边的学长,留法艺术家方世聪。

  年逾古稀的他因为腰痛,坐在木质的靠椅上,背对着作品《凯旋》,不疾不徐,娓娓道来着他的经历与思想,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物,又像是从现实走入画中的生命。和方世聪对话,既像在听一场精彩的哲学讲座,又像在读一个传奇的人生故事。他话里有思,思中有画,画外有音。

  老师的话,令他兴奋了一辈子

  方世聪出生于1941年。小学时,他遇到了最早给他动力和幻想的方国栋老师。他喜欢老师的画,老师也有意培养他。他曾天真地问自己将来能否超过老师,老师当下给予肯定。“他的话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为此我兴奋了一辈子。”

  到了中学,方世聪开始了真正的绘画练习。他加入了上海大同中学的美工组。负责美工组的正是他的美术启蒙老师——张文祺。老师提倡到生活中去取材,如工厂、农村、茶馆、车站等。他画了大量素描,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

  就在这期间,他喜欢上了油画。俄罗斯画展上看到列宾、苏里科夫的油画作品,他甚为震撼,伫立良久。

  1960年,因为优异的成绩和突出的美术天赋,他被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录取。同学们鼓励他好好学油画,成为中国的“列宾”。怀揣着油画梦想,他师从吴大羽、俞云阶、周碧初等画家,走上了油画学习和创作之路。

  毕业后,方世聪进入美术设计公司,从事领袖肖像画创作,业余时间仍坚持油画创作和生活速写。十年后,他回到学校,当了上海戏剧学院美术系教授。

  峰回路转,只为寻找自己的路

  到上世纪80年代初,方世聪已经成为沪上美术界很有声望的中青年画家之一,甚至被艺评家们认为是中国当代最有天份最有前途的油画家之一。他最先以人物画著称,但这只是他绘画生涯的前半部分。

  1984年,年逾不惑的方世聪决定重新开始,探索新的绘画之路。“画画不能重复别人,更不能重复自己,我经常想,我的路在哪里?”1986年底,他毅然放弃了国内的一切,作为访问学者来到了法国这个世界艺术之都。“油画是西方传过来的,我想,我要进一步研究,即便从头开始。为了做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我要寻找自己的路。”

  刚开始,他在学校里边走边看边画。半年后,他在巴黎创建了自己的工作室。回忆起那段经历,他不无感慨。“那时语言不通、身体不好、饮食不习惯,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在法国站稳脚跟。”

  由于母亲的关系,他开始与佛学结缘。他发现,无论是自然现象还是社会现象,佛学的宇宙概念都可以做出解释,且与西方近代科学成果也有相通之处,如现代物理学的“测不准”原理与佛学中的因果关系互证。“艺术即宗教,艺术家要有宗教精神。”这些观察与思考将他带入了“宇宙人生”。《生命流注》就是这一主题的处女作。清晰而又朦胧的画布上,展现了一个真实而又抽象的世界。

  2000年,他第一次回到上海办画展,融汇东西方艺术思想的“宇宙人生”作品在当时美术界引起了很大的关注。之后,他在“宇宙人生”中进行了不少探索,艺术创作渐渐从写实转到了心象。“艺术家要忠于自己的情感,而非眼睛。”他开始在宣纸上画油画。这并非他的首创,但宣纸看上去粗糙,实则细腻,又带有朦胧的神秘感,与他的“宇宙人生”创作主题相当契合。

  2004年,他决定回到中国,回到上海,因为他感觉找到了自己的路。“这条路不在法国,而是在中国,这条路是我的心路。”

  回国后,方世聪继续探索“宇宙人生”主题创作。他下决心好好试验,尝试用刮刀、滚筒、毛巾、丝瓜筋、抹布等工具,后来还将油画和丙烯、水墨混在一起,有些甚至超越了传统技法的范围。但这种探索并不容易,他前前后后花了好几年才找到表现方法,其中也画过人物和风景。现在,“宇宙人生”已经是他创作的主要方向。他的工作室里,有栩栩如生的人物画,更有亦真亦幻的“宇宙人生”。“我绘画生涯的前30年主要画人物,后30年就基本上是‘宇宙人生’”,这是他的心象和心愿。

  与此同时,方世聪还把一部分心思用在了美术教育上。他将自己比喻为讲经的和尚,只顾孜孜不倦。他甚至说:“我可能不是最好的学生,但我却是最好的老师。”

  生命已经融入作品,他画的是宇宙还是人生,或许就如六祖慧能《菩提偈》所言:“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

  用心作画,对外界充满好奇

  从人物画到“宇宙人生”,从写实到心象,方世聪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艺术思想——心象,取义“象由心生”。

  对于“心”和“象”,他有自己的理解。“心”博大,心念万象;“象”万变,心变象变。“心象是画家内心感悟后的形象,是艺术家心灵折射的图像,是人们情感强化后产生的心迹。”

  “用心作画、感悟生象、象由心生、物象传心。”作为心象派的代表,他用12个字概括了自己的艺术思想。“千年来,写实派用眼睛画猫,画出它们的状貌;百年来,写意派用感觉画猫,画出它们的味道;今天,我用心画猫,画出它们的微笑。”

  但方世聪又不追求纯粹的抽象,相反更钟情于人类的形象,并认为:爱是宇宙的中心。在他的眼里,人是缩小的宇宙,具有宇宙相对应的一切信息结构,是宇宙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宇宙缩小的全息图。

  “人物画是表现看得见的生命,‘宇宙人生’是一种理念,表现的是看不见的生命,更为年轻,也更有生命力。”无论是最初的《生命流注》,还是后来的《缘生》《众神之车》,方世聪的作品里总隐藏着一种东方冥想。

  “你看,这个多美啊!”他指着手机里收藏的宇宙图片,开心得像发现新大陆一样。说起黑洞等宇宙理论时,他更是兴致勃勃、乐此不疲。他关注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关注波尔的量子力学,还关注狄拉克的量子物理学,对外界充满了好奇。

  除了琳琅满目的油画,他的工作室里还点缀着不少精致的海上仙子系列雕塑作品。这些作品由不锈钢铸成,再施以或浓或淡的颜料,既有婀娜多姿的东方色彩,又有极简主义的西方形态。“这些仙子是以江南女子为形象依托,从我画的水墨人物演化而来,是我的心象雕塑新作。”今年5月,他在上海举办了一次雕塑作品展,展出数量有30余件,这也是他油画之外的又一艺术探索。

  平日里,或绘画,或写作,或练字,方世聪很少刻意安排自己的生活。他说,人要单纯点好,不要太有目的性,想画就画,想写就写。“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说的大概就是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