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学人 >> 每期杂志 >> 2017 >> 2017年-03期

【学子之声】特朗普时代的中国留学生:走还是留?

作者:薛雍乐

2017/6/15 15:33:10

  2017年3月,当中国留学生胡征看到美国出台针对中东六国的新版旅行禁令时,他的反应依然是愤怒。“从七国减掉一国有什么差别?”他说。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3月6日新签订的行政令中,美国将在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在90天内暂停中东六国公民入境。唯一从原有名单中被移除的国家是伊拉克,拥有美国绿卡、签证的人员也被豁免。

  尽管禁令仅针对中东国家,但对胡征这样的中国留学生而言,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国社会的争议和分裂同样影响着这些正在困惑而好奇地观察这个超级大国的年轻人:自称为“大熔炉”的美国是否正在走向封闭?部分美国人的排外情绪又是否会干扰中国学生的学习生活?

  媒体通常把特朗普当选解读为精英与草根、城市与乡村的割裂。而在中国留学生内部,特朗普时代同样给这个不同背景、不同利益的群体带来了矛盾。

  分裂首先来自价值观的差异。在胡征周围,就有中国同学不明白,为什么特朗普明明没有针对华人华裔,胡征还要为那些遭受歧视的拉美裔、中东裔的外国人操心。胡征则持有另一种观点:“人不能等到被当头一棒打下来以后觉得痛了,才开始有反应。”关注国际关系的哥伦比亚大学硕士生封楚诚也提到了哥大近期的“撕名牌”事件:中国农历新年期间,有不少哥大的中国留学生发现,宿舍门牌上写有中文拼音的名字被有意撕毁。中国学生为此录制了视频,反击排外主义。

  人生规划的分歧同样会造成分裂。胡征希望在美国长期生活,美国社会发生的变化和他未来的人生息息相关。然而,他的不少中国同学出于人身安全考虑,选择不去参加反特朗普的游行。他们有些人并不打算毕业后留在美国,对美国政治并没有太多参与感。

  工作签证问题则是最切实的分歧点。2017年3月2日,民主党和共和党众议员共同提出议案,呼吁改革H1B签证,并要求企业尽力优先雇佣美国籍员工。尽管奥巴马政府时期也有议员提出过这样的议案,但美国媒体分析称,由于特朗普总体采取“美国优先”的政策,这份议案如今更有可能被通过。

  除了移民政策的变化,中美关系的大局仍然牵动着在美学子的中国心。在美国社会发生重大变局、中美两国互相试探的背景下,留学生们的经历构成了中美关系的日常体验。据美国商务部统计,中国留美学生在2015年为美国经济贡献了114.3亿美元,其中包括学费和其他生活开支。奥巴马时期的财政部官员布拉德·塞策(Brad Setser)表示,高等教育是美国对中国最重要的出口产品之一,如果中美发生贸易冲突,特朗普拒绝中国学生进入美国大学并不是没有可能。

  那么,美国对中国学生还有吸引力吗?特朗普当选以来,美国社会的动荡使“去还是留”这个留学生的终极问题显得尤为迫切。

  由于2016-2017年大学申请季早在美国大选前就已开始,特朗普当选对中国学生申请美国大学的影响目前可能还不大。从事留学行业的孙玉红表示,在她身边有留学意向的学生和家长中,留学美国的热情完全没有减弱。

  据跨国教育公司Hotcourses2016年12月发布的数据,在针对来自130个国家2700名学生的调查中,64%的学生仍认为美国是他们优先考虑的留学目的地。在参加这项调查的中国学生里,有30%的人表示自己在特朗普当选后肯定愿意去美国留学,有25%认为比以前更不愿去美国留学。

  更多中国学生则在去留之间举棋不定。封楚诚说,他和身边不少朋友都处于观望的状态。虽然他比较担心特朗普政府的长期政策,但认为短期内还不至于恐慌,因为美国的媒体和法院目前还能起到制衡总统的作用。就读于某常春藤联盟大学的大四学生戴峰考虑得则比较实际,毕业后是工作还是深造、留美还是回国,更多的还是取决于是否能申请到理想的机会、是否能获得工作签证。

  但大环境的变化确实可能影响留学生的抉择。“当美国不再是世界第一大国、国际影响力减弱,留学生还会想待在美国吗?”读计算机专业、已在美国有了稳定工作的韦宁说。他认为,如果特朗普要通过保护主义和孤立主义来兑现“美国第一”的竞选承诺,美国的国际“软实力”便会下降。在华盛顿读国际关系的王亚瑟也坦率地说:“如果美国的大环境变了,不再那么包容、有吸引力了,而国内又有很多好机会,也许就会有更多海归。”

  “美国是一个规则社会,中国学生在留美期间遵守社会规则,不仅对学业有帮助,也可以帮助他们尊重竞争法则、提高自身实力,这些都非常重要。”哈佛大学亚洲校友会主席、留学知识共享平台“问校友”创始人孙玉红给出了经验之谈,“担心是没有用的。只要是人才,全世界都会来找你,用政策来吸引你。”

  (作者:留美分会会员、澎湃新闻记者,文中留学生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