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学人 >> 每期杂志 >> 2017 >> 2017年-02期

【两会关注】“人才”关键词高亮全国“两会”

2017/4/17 14:58:05

  3月5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他所在的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大兴识才爱才敬才用才之风,改革人才培养使用机制,借鉴运用国际通行、灵活有效的办法,推动人才政策创新突破和细化落实,真正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让更多千里马竞相奔腾。”不仅为做好人才工作指明了方向,也为人才推动创新吹响了号角。

  2017年全国“两会”上,深化改革、创新机制,营造人才成长和发展的良好生态环境与社会氛围,最大限度地激发创新创造的主体活力,也成为海归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政府工作报告》多次提到“人才”

  3月5日上午9时,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代表国务院向大会作《政府工作报告》。在这份1.86万字的报告中,多次提到了“人才”,体现出党和政府对人才工作的高度重视,对各个领域的留学人才来说是莫大的鼓舞和激励。

  “我们拥有世界上数量最多、素质较高的劳动力,有最大规模的科技和专业技能人才队伍,蕴藏着巨大的创新潜能。”

  “要坚持以改革开放为动力、以人力人才资源为支撑,加快创新发展,培育壮大新动能、改造提升传统动能,推动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产业迈向中高端水平。”

  “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改革,实施更加有效的人才引进政策,广聚天下英才,充分激发科研人员积极性,定能成就创新大业。”

  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成效显著

  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成效显著。“千人计划”从海外引进了6000余名高层次人才回国创新创业,带动了建国以来最大规模人才回归潮。

  国内高层次人才培养协调发展。坚持培养支持国内人才与引进海外人才并重,国家实施“万人计划”,形成与“千人计划”相互衔接的高层次创新创业人才队伍建设体系,截至目前,共有2500余人入选“万人计划”。

  高层次人才成果丰硕、作用突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从实施以来共支持高等学校聘任长江学者3041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共资助“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获得者3404人。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共有226位“杰青”当选两院院士;全国高校“长江学者”中,先后有141人当选两院院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统计数据显示,2000年至2014年,由“杰青”主持或参与完成的国家自然科学奖成果有330余项,占全部获奖成果的77.38%。

  让留学回国潮来得更猛烈些

  3月12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教育改革发展”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记者:从数据上来看,现在中国一年有超过40万留学生回国,成为最大的“海归潮”。国内如此大数量的留学人员回国,是否做好了准备呢?又将有哪些举措支持留学人员回国服务?

  陈宝生:我很喜欢“潮”这个概念,有“潮”就有动力,有“潮”就有风景。改革开放以来,截至去年,大约派出去458万留学生,回来了多少呢?322万,就是说,我们派出的留学生有八成以上回国效力了。这个回国效力,有长期的,有短期的。

  为什么会形成“回国潮”呢?因为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为留学生回国创业提供了动力,创造了条件,培养了典型示范。动力,就是海外留学人员回来可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学术追求。条件,就是有了人生出彩的机会,学术发展、科研发明条件都具备了,硬件、软件相互配套。况且还有他们人生的标杆——老一辈知识分子在共和国刚刚建立的时候,他们就回来了,为共和国作出了突出贡献,“两弹一星”就是典型代表。改革开放以来,又活跃了一大批这样的先进典型,他们为祖国建设作出了贡献,树立了人生标杆。所以,形成这样的“回国潮”并不奇怪,我很喜欢这样“潮”,让这样的“潮”来得更猛烈一些吧。

  为释放人才效应献策

  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才”一词频频高亮两会,成为关键词,国家、地方和用人单位引才项目竞相发力,开放的中国正鼓励和吸引着海内外优秀人才将个人梦想融入国家梦想。人才如何在中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中发挥作用?对此,我会会员中的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积极发声,为推动人才政策创新突破、释放人才效应献计献策。

  人才使用要防“南橘北枳”

  全国政协委员、致公党上海市委主委、我会名誉会长张恩迪是英国剑桥大学的博士,他一直在“两会”上呼吁注重高层次人才引进。他说,去年,国家相继出台了有关科研体制机制改革的一系列实施意见,为包括海外高层次人才在内的科技创新发展提供了新的广阔前景。

  建议相关政府部门、高校科研院所、企业和海外高层次人才要充分依托大数据和“互联网+”的技术优势,进一步畅通信息交互的渠道,并借助猎头公司等第三方专业机构,实现更充分、更科学的双向选择;人才引进单位要进一步转变重“补贴”轻“服务”的工作理念,重视引进人才在国内的学术环境和团队建设,加强配套服务,使他们免于被课题申报、实验器材采购和财务报销等琐事所困扰,确保高层次人才能“轻装上阵”。此外,要从“高层次人才”的个人引进向团队整体引进,尽可能减少因人际配合因素而出现“南橘北枳”的问题,发挥出海外高层次人才更多的活力,实现他们“侨海报国”的抱负。

  构建合理的人才梯队

  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我会常务理事葛均波指出,人才是推动学科发展的最重要资源。“一门学科仅仅只有一两位大师肯定是不行的,学科建设需要培养层次分明、结构合理、比例协调的人才梯队。”他认为,一名优秀的学科带头人应在团队中发挥好“传帮带”作用,增强学科人才凝聚力,培养和留住青年骨干人才。

  “我时常告诉我的学生,一定要尊重前辈和老师,但也不能迷信权威,要在前人的基础上勇于创新,只有这样,这门学科才能真正可持续发展,避免学科发展中存在的人才断层问题。”

  科研不能老是“掀锅盖”

  全国人大代表、中科院院士、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我会名誉理事李林,对当前科研评价过于讲绩效、对基础研究投入不足的问题颇有同感,“尤其是生命科学领域,跟踪性成果多,鲜有开创性和引领性成果”。

  “我们不能老是跟在别人后面‘蹭热点’。”李林说,国外做出一个开创性成果,中国科学家紧随其后,论文一篇接一篇发,看似繁荣,实际上都是别人“嚼过的馒头”。

  科研评价太讲绩效,总想立竿见影。为此,他呼吁,科学研究不能老“掀锅盖”,越掀锅盖水越烧不开。他指出,国家对基础研究投入不足,科技创新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仍然低于预期。我国2016年基础研究经费支出占R&D(研究与开发)的5.15%左右,而主要创新型国家这一比例多在10%以上,甚至接近20%。

  “现在的科研评价体制能不能允许科学家失败?”李林认为,只有建立起容错机制,重大突破才有可能产生。“步子还可以再大一点。”他建议,建立以公共财政为主导的基础研究长效投入体系,解决财政投入结构性矛盾,改变“重物轻人”现象,形成鼓励创新、宽容失败的评价体系,让科学家能集中精力、沉下心来突破重大科研难题。

  恢复未入外籍海归的户籍

  “环境好,则人才聚、事业兴;环境不好,则人才散、事业衰。”人才发展环境的优劣已经成为当今人才竞争的关键要素。在激发体制机制活力的同时,还需要进一步健全引才聚才的配套政策。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基督教协会副会长,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全国协会会长、我会副会长金蔚关注到部分海归留学人员的户籍困惑问题。这批“海归”以1989年至1992/ 1993年间赴海外留学的人员为主,根据当时我国对留学人员的规定,他们在领取出国护照前必须先注销国内户口,在注销国内户口的同时,他们原先在国内的身份证随之收回。这类留学人员回来报效祖国,是名符其实的中国公民归来,但在现实生活中他们却因为没有户籍,遭遇诸多窘境。

  她建议出台专门政策,为在以往政策条件下被注销户籍、但未加入外国国籍的归国留学人员恢复户籍。如因各种原因不能恢复他们户籍,可先出台有关“新政”,设定他们在国内工作生活一定期限后可享受国民待遇。

  人才工程“帽子”勿与“名利”齐飞

  “长江湘江闽江,江江冠名;黄河辽河海河,河河有份;黄山天山阴山,群山并立;泰山嵩山华山,五岳齐飞;有百人、千人、万人,还有百千万人;有攀登、扬帆、飞天,计划层出不穷;有三秦、燕赵、楚天,尽显‘中国特色’。”

  这段话是全国政协委员、中科院上海光机所信息光学与光电技术实验室研究员、我会会员王向朝对当下我国人才计划乱象的总结。

  如何不让人才工程的“帽子”与“名利”齐飞,是科技界委员关心的问题。

  王向朝统计了一下,目前,国家各部委人才计划已近20个,全国各级各类有一定影响的人才计划近百个。每一顶帽子都与科技资源、职称、评奖、待遇紧密挂钩。

  “由于事关前途命运、事关‘功名利禄’,要想在学术界有所建树,抢‘帽子’似乎成了不可不做的功课。”王向朝说,“‘帽子’过多过乱,已经背离了人才计划激发人才创新活力、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的初衷,负面效应日益凸显。”

  面对当下的人才计划乱象,王向朝建议,有必要完善评选机制,做到公平、公正、公开,让公众参与监督。评选标准的设定以实际能力和潜力为核心,避免盲目重海外轻本土、重学历轻能力、重论文轻实际贡献。完善跟踪评估和淘汰制度,评估不达标者予以“摘帽”。

  在顶层设计方面,应该对当前国家层面上的各种人才计划梳理整合,建立一个完整的人才计划体系,避免政出多门、定位重叠问题;限定同一申请人的人才项目申请数量,避免一人多冠,赢者通吃;针对高层次人才建立薪酬福利指导制度,一方面让高层次人才的收入与其贡献相匹配,另一方面设定薪酬上限,避免不正当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