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学人 >> 每期杂志 >> 2017 >> 2017年-02期

【学子之声】资本绑架教育,学生减负空谈

作者:殷 骏

2017/4/17 14:57:18

  中小学学生课业负担过于沉重的现象如今已发展为令市领导到孩子家长上下一致高度关心甚至揪心的问题。

  根据2015年网易教育频道发布的《全国中小学生学习压力调查》,中小学生平均每天写作业的时间为3小时,是全球平均数的2倍;写作业时间持续到当日23点以后的比例,小学生为18.2%,初中生为46.3%,高中生为87.6%。在2013年的PISA测试中,上海学生平均每周做作业时间13.8小时,为全球第一。OECD国家平均仅为5小时多。

  其实,国内各界多年前就开始呼吁实施减负,但事实证明,学生的课业负担不但没有减轻,反而越减越重。究竟怎样才能真正破解这一“顽疾”?恐怕至少需要正视教育行业衍生出的三大极化现象。

  泛排名化。凡事喜欢分出三六九等,似乎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一个传统,体现在教育行业就是,从不间断地制作、发布各类排名性榜单,从小、初、高、大的行政区排名、市排名、省排名、全国排名直至大洲排名和世界排名。发布这类排名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大部分未能进入榜单较靠前位置的学校,被人为地潜意识里定义为“不好”或者“不值得报考”,部分机构、团队乃至个人为了利益,故意扭曲评价机制和标准,故意抬升、追捧一批,贬低、打压一批。这种基于错误的出发点和错误的立场、标准所发布的排名,直接或间接地误导了大量学生及家长,为了进入屈指可数的所谓排名靠前的名校,家长耗费巨资、孩子竭尽全力,大量耗费了社会资源,可谓得不偿失。不少教师应聘者在择校时也往往受到这些排名的左右。这样一来,好的师资和生源越发向排名靠前的学校集聚,长此以往,就形成了好学校愈发“好”、不好的学校愈发“不行”的恶性循环;而此种状况又为接下来的榜单制作提供了现实依据。更有甚者,部分榜单发布机构、团队、个人出于私利,串通勾连少数房产中介机构,定向炒作特定学校,最终导致这些区域房价的非理性上长,房产中介机构获取暴利。

  过度产业化。放眼望去,今天不论是虚拟空间、公共交通工具,还是居民社区,各类补习班、辅导班、培训班广告多如牛毛、恒河沙数。这些班级或课程已经可以做到从孕妇到成人继续教育、岗后培训的网络式、兜底式、生涯式全覆盖。而不少培训、辅导机构都是以短期内利益最大化及牟取暴利为动机开设的,大部分此类机构都采取了预付费用或充值卡等收费方式。这些机构不惜花费重金,大肆宣传让孩子参加课外辅导、补习、培训的重要性,通过种种手段使家长形成“不接受课外辅导、补习和培训,自己的孩子就完了的错误观念。”此外,部分在校教师也把主要精力放在了以创收为目的的课外补习上面。根据2017年“360儿童手表”发布的“儿童成长状况大数据”,在全国主要城市中,北京与上海的孩子们周末时间被各类培训班所占据的比例极高,其中北京为41%,上海为42%。

  唯精英化。当下的教育、培训,大部分都以培养未来的社会精英为目标,其潜在的逻辑是,要成为未来的精英主要前提是成为学霸,今天的学霸等于未来的精英,姑且不论成为精英的必要性和现实可能性,今天的学霸就一定可以成为未来的社会精英吗?未来的精英又都会是今天学霸吗?

  上述极化现象的重重叠加,无疑是造成学生课业负担日重的“元凶”之一。为了扭转和纠偏,有必要做到“断、停、放”,否则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只能是空谈。

  所谓“断”,就是坚决斩断将教育产业引入歧途的利益链。韩正书记说,教育决不能被资本绑架,“如果培训机构是纯粹以盈利为目的的,这样的培训市场,党和政府要管,不管是我们失职。”可谓切中要害。为此,应最大限度地避免发布各类具有排名性质的榜单,确有必要的排名也应由政府主管部门经权威论证后慎重发布。

  所谓“停”,就是逐渐停止审批纯盈利型课外辅导、补习、培训机构,对早已三令五申不得开设的在校教师纯创收型课外补习班,应加大查处力度。

  所谓“放”,就是努力引导家长放下过度“望子成龙”及“盲目攀比”的心态。虽说辅导、补习、培训泛滥,机构恶意炒作是主因,但不少家长对孩子脱离实际的期望也绝非无关。说到底,绝大部分孩子终其一生都将是凡人,这是社会乃至自然规律,是任何人都违拗不得的。然而,凡人也一样是社会栋梁,把孩子培养成身心健康愉快、对社会有用的人,这无疑也是教育的成功。

  (作者:上海海事大学分会副秘书长、法学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