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海归学人 >> 每期杂志 >> 2017 >> 《海归学人》16年-06期

【随笔抒怀】小二是个小暖男

作者:黎 健

2017-2-15 16:11:48

  我们家的第一个孩子是儿子,因此,第二个孩子出生之前,一直期盼着小二是个女儿,好让为父为母体验一把儿女双全、花色品种搭配得当的幸福。当发现小二也是一个带把儿的,妻子跟我开玩笑说:你去买副拳击手套练拳击吧,今后对付两个光头,没点真功夫怎么行?正如俗话所说的那样,老大照书养,老二照猪养,没费什么力气,小二也就长成了一个笑眯眯的大男孩。在他六岁那年,有一天,他很严肃地说要和我们谈一谈。他说:爹地妈咪,我知道你们希望我是个女孩,我让你们失望了,今后等我长大结婚了,一定给你们生一个孙女。你们要女儿不就是为了帮你们做家务吗?我也可以学习做家务呀。听到这番话,我们吓了一跳,原来我们平时在谈笑时,偶尔也会不经意地流露出小二出生前的期盼。哪晓得这些话他听在耳边,记在小脑瓜里,一直成了他的一块心病。我们赶紧向他解释,无论他是儿子女儿,他都是我们家宝贵的一员,我们都一样爱他。从这件事情上,我们也学到一个功课,在孩子面前讲话也要小心为是。

  自从讲了这番话以后,小二还真是自觉认真地干起了家务活。吃饭时,他会帮忙摆碗筷、放餐巾,家里大扫除,他会拿块抹布东擦擦西抹抹。早上起床,他会将自己的被子叠好、房间收拾整齐,有时看到哥哥没有收床,还会顺手将哥哥的被子也叠好。长大一点了,我给家里草坪剪草时,他会在旁边把剪下的碎草归拢收拾干净;冬天铲雪更是他的最爱,可以一边铲雪一边挖雪壕。再后来,家里出行时,收拾行李,装车卸车,也成了他的专长。他收拾的行李箱井井有条,衣服不是折起来放入,而是卷成圆筒摆放,这样衣服既不会皱,行李箱也可以多放东西,据他说这是空姐收拾行李箱的方式。初中以后,每个暑假他离家去上夏令营,我们去接他时,别的孩子行李扔得满地,到处疯跑,都要靠父母来收拾,他却已经将衣服被褥洗净收好,坐在那里一边和同学说笑一边等我们来接。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和妻子说,我们前世一定做了什么大善举,让我们能够摊上这么一位暖心乖巧的小儿子。

  小二的手很巧,动手能力很强。小时候,我在家里修水管装电扇时,他总爱凑在旁边,给我递一下工具搭一把手,大一点以后,家里这些换锁修灯的所谓技术活,就都被他包下了。这些技术活,有时还很复杂麻烦,但经过他一番捣鼓,最后总能圆满搞定。自从小学一年级教会他折纸鹤后,他就对折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从图书馆借来几乎所有的折纸书,一边学习一边实践,学会了折各种各样的东西。一张纸在他手里,一会儿就变成了一只生动的小狗或青蛙。家里楼梯拐角处,一直摆放着他用彩色纸折叠的一盆纸花,栩栩如生。暑假去参加夏令营,他会用折纸为每位同学做一个邮件袋,方便大家接受信件和通知。到中餐馆吃饭入座后,他会用筷子套纸为每人折一个筷子架,即干净又方便。他自己的笔记本封皮甚至眼镜盒,也是他自己用纸板折成的。因为热爱折纸,他申请大学自选作文的题目就是《折纸》。在这篇作文里,他写了自己折纸时的体验和愉悦,选材独特,视角新颖,文字优雅,想必也会让大学录取评审官眼睛一亮。我们总是告诉他,凭着他的这双巧手,他应该去学医,去做外科大夫,拿手术刀,无奈他从小晕血,看见流血就脸色煞白,满头虚汗,我们也就只好作罢了。

  虽然美国的公立学校不鼓励学雷锋,但是小二身上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雷锋精神。自从三年级参加北宾管弦乐队,到十一年级因为要准备申请大学退出费城青年交响乐团的八年间,每次乐队排练之后,虽然乐队总监安排了值日生,但是我们小二总是自觉地留下来,帮助清理场地,将乐谱架收好,把定音鼓、竖琴等大乐器安顿好,还要打扫卫生。每次去接他,他都是最后出来的几个孩子之一。教会青少年团契等活动结束后,往往也是他带领几个小朋友,把一大堆碗盘洗好,把厨房厕所统统清理打扫干净才回家。他的这种无私奉献精神,一般的老师同学可能还没有注意到,但是,他的高中辅导员却注意到了这一点。事情的原委是:在他十一年级的下学期,他所在的北宾高中从国内来了一位交换生,辅导员安排了几位华裔同学来帮助这位交换生熟悉学校的环境。北宾高中是一所拥有四千多名学生的巨无霸高中,教学楼就像迷宫一样,学生每节课都要更换不同的教室,在不同的教学区之间奔跑。其他几位华裔同学在带交换生找教室一两次之后,往往就甩手不管了,小二了解到这种情况,就向交换生要了一份他的课表,每次下课后,自己先来到交换生的教室门口,将交换生带到他的教室,然后再跑回自己的教室去上课。那一天,当他俩一边咬着三明治,一边气喘吁吁地赶去下节课教室时,正好被辅导员看到,辅导员了解情况之后,对小二助人为乐的精神大加赞赏。她给妻子打电话说:“黎太太,很抱歉打电话打搅您,您接到学校辅导员的电话一定会有点惶恐,担心我是来告状的。不是的,我是打电话来谢谢您的,谢谢您培养了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他有一颗金子般的心。”于是,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妻子,最后,她还说:“我一定会把这件事情写到他的大学申请推荐信里,我要让那些好学校知道:这样的好孩子,哪个学校不录取,一定是那个学校的损失。”后来,在小二大学申请时,辅导员告诉我们,她为小二写了一封在她职业生涯里第二好的推荐信。凭着这封含金量很高的推荐信,以及近乎完美的SAT成绩和全A高中成绩单,再加上那篇新颖独特的《折纸》作文,小二毫无悬念地被常青藤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提前录取,大学申请这一关对他来说就这样轻轻松松地闯过去了。

  进入大学之后,我们全家四人分布在世界四个地方。为了担心妈妈寂寞,小二每个月会乘火车回家来看望妈妈。每次回家,他都会帮助妈妈吸地扫尘,把汽车洗干净,把家里的重活脏活干掉,然后就卷起袖子,帮妈妈和一大盆面,母子两人在家里包饺子、包子。他和面舍得花力气,和出来的面软硬合适,很适合包饺子,用不完的面就让妈妈冻在冰箱里慢慢吃。他还会擀皮拌馅等一整套包饺子的流程,在海外出生的华人男孩中,会这门手艺的恐怕也不多。圣诞节全家团聚,在家里招待亲朋好友餐宴之后,往往又是他坚守在洗碗池前,把堆得高高的碗盘全部洗净擦干收好。叔叔阿姨们看到这一幕,总是要称赞他一番。妻子开玩笑地说,小二是我们家的小长工,而我更愿意说,小二是我们家的小暖男。这个时候,他总会走过来轻轻拥抱我们一下,告诉我们,他永远是爹地妈咪的小长工和小暖男。

  岁月静好,日月如梭。转眼之间,小暖男就要大学毕业了。妻子常常和我悄悄地嘀咕:学业优秀、温和俊朗、名校毕业、专业热门,谷歌等大公司正在向他招手;又会干家务,又会体贴人,虽然有时有点腼腆,有时会犯点小倔脾气,这样的小暖男,哪家姑娘要嫁给他,真是有福了。